晚安,小麗。

我一直想去以前父親的店面看看將近十年前來到我們家的那隻小黑狗。那間店面後來是我叔叔接續使用,我們則到了另外一幢房子,而那隻小狗則交給了我叔叔照顧。

好多年了,久久才過去看看牠,牠已經不如以往那樣活潑好動,但她還是很可愛的一隻小小狗。我不知道牠是否還能夠辨識當初帶牠、與牠一起玩樂、看牠長大的那個男孩,因為這個男孩的長相、聲音已經不同,也夠久到讓她旺季這位從前主人的氣味。

我不知道,但我唯一確定的是,我還記得她。

過年時,叔叔說她有心臟病,不是很愛吃東西,不過還是對一些食物很感興趣,除了狗食之外。我忘記了很多細節,但我所做出的回應卻是「她是一條老狗了。」

這讓我自己也覺得很驚訝,但事實上我的內心是想再去看看她,摸摸她的頭,喚喚我們給她起的名字。

她叫做小麗,是一隻混種的小狗,我不記得她混那些種,但似乎是臘腸狗與土狗的混種。她在一個晚上來到我們家,霸道的睡在我家門口,從此她就進入了我們的生活。

當時的她還小,活潑、好動、愛搗蛋。時常亂小便被媽媽罵,但她卻吐著舌頭跑來跑去,直到媽媽拍她的屁股她才坐在那邊接受懲罰。

我印象最深的畫面是每當我們要離開店回家時,她會趴在門口的擋板上,看著我們,一隻腳還在一邊伸出,像極了在與我們說再見。而每每我們到了店裡,她就會非常興奮的向前衝過來,然後開始跟我們玩耍。還有好多有趣的事情,直到現在我還記得,而且我會永遠記得,因為她是我們家的第一隻寵物。

我們看著她長大,她也看著我們長大,一直到我上了國中,原本的店面由我叔叔接著作為他的個人公司的工作室後,我們才漸漸的疏離。

前幾日,媽媽說小麗可能快要不行了,我聽到的當下反應是非常平淡與冷靜的。我一開始很訝異,後來我感受到心中的一種不平穩的感覺,我是一時無法反應過來才有那種近乎冷淡的態度。

真的,小麗。如果可以,我想再去看看妳,我想再去聽聽妳「汪汪」的叫聲,我想要再跟你玩玩、再跟妳一起在路旁奔跑、一起…

再見。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照顧妳一輩子,沒有盡到主人真正應負的完整的責任,雖然這已經由父親彌補了,但我還是會永遠記得妳的。

妳是我們家第一隻寵物,妳來到這世上的任務已經結束了,該是回去休息的時候了。

晚安,小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