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刃

經過上次的事件之後

我發現

該冷靜思考的或許是我

現在想想

我那時候打的文章

就是一把把鋒利的劍

不是上光寶劍

不是青花偃月刀

也不是金門菜刀

更不是剃頭刀

是一把更利的刀

能讓人生不如死的刀

一劍就能刺穿你的內心

破碎你的理想

在我上一篇文章 開戰 裡

最後一段我就寫了…

「我在打這些文章的同時

應該也不是最大的贏家了」

沒錯

我已經失去贏家的資格了

因為

在這個世界上

不需要所謂的英雄

也不需要自己衝到前面去當英雄

那只會造成早死而已…

真正的強者

是沉默的

是穩重的

是圓滑的

已經失去強者資格

但是我會用決心奪回我的資格

沒有甚麼是最弱

也沒有所謂的最強

唯有相信自己的能力

才能發揮自己的潛能到達最高境界!

No impossible in my life!

開戰

偵察兵回報:反派陣營正發動口水攻擊,請本部做好防水措施,發現位置:123.321.123.321
 
防衛兵:防水措施—備妥
指揮官:準備武器,進入警戒狀態
指揮官拿起直通總統府的熱線報告狀況
總統:我們最大,誰感批評我們?!把反派份子抓起來,並刪除他們的文章,封鎖一切交流平台!
指揮官:是!總統先生
….
 
這就是開戰的序幕
從此,言論自由被剝奪
 
為何幾篇辨論(評論)文章能使在位者感到害怕
害怕到生氣
害怕到封鎖一切溝通管道
 
這樣的封鎖只是你能做到的程度而已嗎?
是不是要靜下心來
好好思考這些文章的意涵
而不是排斥你不喜歡的言論
 
或許
這些言論會破壞你的最後理想
或許
你害怕你無法得到至高無上的殊榮—全班超過一半上國立科大
 
但是
一昧的衝刺 進攻 不曾休息
光是行軍就倒了一半
你 還能打一場寫下歷史的戰役嗎?
 
一個團體中
總會有許多不同的聲音
大人都說要接受人家的批評,仔細思考為什麼人家要這樣說你
實際上
都是說一套做一套,出爾反爾…這就是大人教的
 
曾經
有個人一直說他是博士
曾經
有個人也是從高工讀到博士
曾經
有個人說不需要拜他為神
好多曾經
好多炫耀與誇耀
我們被你所感化
數學競試第一名
我們拿來誇耀為何不行?
你都可以持續 不間斷的說自己有多厲害 學位多高
我承認
你的確很厲害 很強
但不需要這樣的高傲 這樣的容不下一例破壞理想的沙
 
半瓶水
才會一直發出聲響
 
你是不是這種人
我不知道
從你的自信來看 應該不是只有半瓶水
 
可是
為什麼你一定要重複說著你是從高工讀到博士
為什麼你要一直拿著成x的博士光環網我們扔
為什麼問個問題需要受到你那高傲的眼神凝視
為什麼問問題你總是要抖著讓人看扁你的腳
到底….是為什麼呢?
 
人說
謙虛與穩重才是最大贏家
不需要強調自己有多強
也不需要過度的炫耀自己
同時也不需要過度的隱藏
 
翠綠的稻穗
才會如此的高傲
 
我在打這些文章的同時
應該也不是最大的贏家了

一切都來的太急促
湧出來的不安
佔據我的心靈

亂了
真的亂了

我的腦神經可能開始糾纏、吵架
左、右腦的界線越來越明顯
他們已經把聯合國的呼籲拋在後頭
各自開始了武器競賽…

很亂
所有的東西開始堆積
角落、桌子、地板…到處都能看見雜亂的物品
書架上應該要擺放著整齊的書本
如今那上面的書是自由的…
抽屜應該也是整齊的擺放
可是…那些東西就像逃獄一般  一直冒出來…

左右腦….正在展開一場精采的思緒戰
已經沒了所謂的協調….兩邊各持己見、互不相讓
最後…還是要交給聯合國作出判決…

真的….亂了
步調亂了
思緒亂了
生活亂了
甚麼都亂了…

我一直在壓抑不愉快的情緒
因為
我覺得開心是每天一定要的
至少…睡覺前一定要開心…

最近…似乎要滿出來…

火山爆發與地震是無法預知的…何時爆發? 不知道…

考試

說到考試

簡直是從小到大的夢饜

以前不知甚麼叫做”壓力”

現在才體會到

背上那股沉重的感覺

不是別的

正是學生最頭痛的東西…ㄜ…不必我多說了吧

沒錯

就是”課業”!

高職生的我

雖然比那些X中 X女的好上一百倍

但…還是有壓力ㄚ

國英數+專一專二

真是…有夠操

我想…我在普通高中會被壓垮吧 XD

下星期就是我的段考了

真是…麻煩…

不過…我還是在電腦前面

照例打我的遊戲、逛無名、寫這篇網誌….

哈哈

很悠閒吧?

不過

還是要念點書啦

不然媽媽又要在那邊囉嗦了XD

嘿~

預祝:

考試的朋友們

                      加油~!

熱….

天天都是大熱天
冷氣平均一星期要報修一次(我們學校的爛冷氣)
說到冷氣
我們班的冷氣總覺得比別班的還要來的”冷”呢
冷到會冒汗
甚至還會讓人心浮氣躁+發飆@@
真的是…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一天

下星期要段考了
我怎麼覺得…
時間過的越來越快了
24小時不夠用
48小時也作不完昨天的事
黃金72小時,發現地上真的有黃金…

時間在飛揚
我卻還在起跑線上 預備
何時 我才能學會起跑
何時 我才能聽見喝采
這是個未知數
或許是明天
也許是後天…大後天
總有一天
我一定會聽見萬眾的喝采
我要走上屬於我的  投手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