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小說《後記》

  咦?小說不是還沒結束嗎?怎麼這麼快就有了後記?

  嗯,就是這麼快,因為我跟靈感之間的躲貓貓遊戲已經結束了。

  我,輸了。

 

  我,輸得痛快!輸得心甘情願!因為我其實已經寫不下去了。

  在第一集與第二集之間,眼尖的一定很快就看出來這兩集差很多,在第二集的下面還多出了一個怪怪的東西,導致第三集也出現這樣連我自己看都覺得很奇怪的的東西。

  寫著寫著,不知刪了多少次搞、改了多少次版本…依然宣告流產。

 

  我先來說說這部小說的原始架構。

  以自己為主角,相信是很多很多網路小說的共同點吧,我,也不例外。

  是阿,享受著自己身在自己所幻想出來的世界中,當英雄!當狗熊,甚至當熊貓(有功夫呢!),當甚麼都好,反正自己事故事中的主角那一定超級過癮,沒話說啊!

  這部小說原本是要從我小學時代開始寫,而在國中有一段”蠢蠢”的愛情,為什麼說蠢蠢呢?就…現在想起來好像是很孩子氣一樣,頑固啦!承受不住別人的目光、輿論,讓自己錯失了這樣的春天…算了,那是過去,反正我不會讓自己被暴風雪吹到冬天去的!

  而在高中時,一步一腳印,緩緩爬升,描述著一個受到升學”陰謀論”影響的學生,逼不得已的去讀自己最討厭的教科書、立志考上最高學府–台大。

  構想很好嗎?至少我認為還不錯啦,可是…寫著寫著,突然!突然!

  像馬達沒了電、汽車沒了油,沒了動力。

  就像我前面說的「我跟靈感之間的躲貓貓遊戲已經結束了」(註),沒了靈感,那我還能寫什麼?硬撐?! 不了,撐著一部沒人想看、作者想扔掉的C級小說,那…就沒有意義了。

  有人說:「寫小說,那你要真的想寫、去寫,而且要愛你自己的小說,而不是一時興起的衝勁而已」我承認。

  沒了動力,別跟我說要加油,因為我也不知道是要加超柴還是無鉛。

  既然寫不下去了,那就乾脆點,直接宣告「放棄」,但是請記住,我是放棄這部小說而已,我並沒有放棄我想寫小說的熱忱!

  以前很喜歡寫一些小小的文章(請翻翻我網誌吧)、一些像詩又不太像的文章、一些像小品的文章…我很喜歡想到就寫下的感覺,這次的小說是我的一個實驗,雖然失敗了,但是我下一篇絕不會讓靈感跟我玩捉迷藏!我要抓住他!甚至把他關起來也在所不惜!(不要打110報警嘿)

  下一部小說,我會往科幻方面去寫。

我虐待文字,令他們帶給人們更多想像與思考。

我沉浸在文字的世界裡,我是文字世界的 — 王。

  呵呵,我不是文字世界的王,不過是想把這句話變得更有魄力點罷了,不要信以為真喔!

  註:請參閱我拿九把刀砍Giddens!這篇。

我不是王,但,我很想當。

我拿九把刀砍Giddens!

   最近我的書架上多出了幾本小說

   3本九把刀的
   1本藤井樹的

   我第一本看的九把刀小說是都市恐怖病系列的-陰莖,光看名字就覺得…好像色情小說阿…
   結果是類似心理學(催眠)的驚悚小說,我前幾集沒有看過,但是看完這一本我就忍不住想看下一本,一直看…看到”功夫”…
   那隻九頭怪蛇真的很…可怕又討厭,不過這正是他小說迷人之處!雖然狼嚎與接下來的大哥大都沒有那隻九頭蛇,我想…不久後應該會出吧!我好期待九頭蛇被幹掉的那天!!   

   說到心理學,我就想到另一本也是利用催眠來讓人體達到不同的境界或是開發出驚人的潛能,我記得這本是叫…抽屜(皇冠出品)

   “「每個抽屜都代表一種潛能,如果你能打開一個抽屜,那你會想打開哪一個抽屜呢?」”

   這是抽屜裡的一小段,我的答案是「盡我所能,開啟我的潛能!」其實最想開發記憶…
   恩…那換我問你,你會想要開啟哪一個抽屜呢?

   話說,九把刀在一個月內連續推出兩本說”九把刀電影院-拼命去死”與 “都市恐怖病-大哥大”,這兩本書我都買了,很好看不騙你!(大哥大要明天才會到><)

   拼命去死,裡面的人真的都拼命去死…但是死不了!因為「天堂無門,地獄不收」,詳細就請自己去看看囉~

   不過我為啥要拿九把刀砍Giddens呢?
   沒甚麼,就是想不到標題,而這篇又事關於九把刀的小說…所以就亂打啦~

   藤井樹的小說,平淡但是又深得人心,沒有很多的高潮,但是有很豐富的情感
   就想我”人生,小說”的第一段「許許多多的情感在一部小說、幾百頁的紙張中流露出來。」,真的,他的小說就是這樣,我看了都會感動到流淚…

   恩…我買的那本”夏日之詩”還不錯!裡面有血句子可以拿出來用用~嘿嘿~

   打完了?!不,還沒呢!

   嘿~星期五記得要轉到月夜中的星光看”人生,小說”!
   下一回,會微微描到那個熟悉的身影是誰~(寫完(5)我就不寫了,因為…靈感不跟我打了,他怕打輸我跑去找別人了..)

   註:九頭蛇=Hydra,Giddens=九把刀

目標 – 達成!!感謝大家~

這是值得紀念的一刻

這是值得慶祝的一刻

這是創造歷史新高的一刻

感謝大家的支持~

不過不要只有今天有這樣的成績>”<

我希望每天,每天都能看到這樣的記錄~

(謎:才2000…這樣就在慶祝…有迷有搞錯啊?!)

再次謝謝大家,謝謝!

當然,我會繼續貼文,大家要繼續來看喔~

還有還有!

要記得回應或是給點評語喔~(越狠越好,哈哈!)

P.S.圖片有點慢拍了>”<

聊天室 – 危險陷阱

沒有挑戰性

小說,寫了快一個月有了吧

越寫

越覺得…越沒有甚麼動力了…

雖然整個架構都出來了

但是就是提不起勁來寫

草稿寫過又刪,刪了又寫

就是…找不到一點挑戰性

或許我不是藤井樹(知名網路作家)

不適合寫這種…

愛情小說

畢竟…

這有點

“不知愁又硬要強說愁”

的感覺

哀呀呀…我還要繼續寫嗎??

話說

個人比較偏好科幻類的小說((所以暫定列表都是科幻的!!

真的,沒有挑戰性,就沒有了衝力;沒有了衝力就,沒有了動力…

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 – 九把刀

人生,小說(3)

    2004年上半年,我離開了束縛我整整六年的小學,但也踏入了另一道早就敞開著的門,紅色的油漆、一人高的圍牆、比國小大2倍的操場…
    2004年下半年,我進入了國中也進入了青春期,賀爾蒙極度興奮的結果造成我臉上長出紅紅小小的痘痘,但我沒有去戰痘,因為它很快就被我以柔克剛—拿洗面乳把他幹掉了!!

    那是離別的一年,也是喜悅的一年
    那是轉生的一年,也是轉捩的一點

    進入國中,就表示我即將要脫胎換骨、將從毛毛蟲蛻變成蝴蝶,即將踏入大人所謂的—成熟。

    我記得,進國中之前好像要來個什麼…入學考還編班考什麼的,不管是烤雞還烤鴨反正就是考試就對了,據說是要做什麼…S型分班、能力區別…現在看來根本就是做做樣子罷了,最後還不是分A、B兩班嗎?

    幾天後,收到通知單,我被分到一年二班。
    「新的旅程呢!」我想。
    新生訓練,很特別,居然是請專辦野外求生的旅行社的人們帶我們,搞得跟闖關活動沒兩樣,大夥們玩得不亦樂乎!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竟然跟我畢業時的旅行社一模一樣!害我在那邊一直找那位我認識的教官,沒找到他人,但是找到另外一個,也是滿高興的啦~
   
    「再過一陣子就要開學了,新環境跟新朋友會是甚麼樣子的呢?會不會有壞蛋啊…」在開學前幾天,幾乎都聽見腦中的這句怪怪的話。

     終於,那天到了。

     剛進到教室,每個人都顯得很生疏、很遙遠,異常的安靜與尷尬籠罩在整間教室,我想每間一年級的教室都差不多吧!之後我就隨意找了一個位置坐,書包掛在桌邊,突然發現一位熟悉的人影。
    「咦?那不是…」看著那個身影,想到「啊,我怎麼這麼快就忘了…堂哥跟我再同班啊…真是」。
     我坐的這個位置,左右兩旁以及後面都是女生,而前面是一個空位,過不久就被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坐了。
    女生坐在旁邊的感覺,整個就很有壓力、渾身不自在,還好前面還有個男的可以聊天,而那個男生又剛好是以前念同校的,雖然不怎麼認識,不過他也是在我隔壁班而已(那時我堂哥也讀我隔壁班,我堂哥他人緣太廣了…那時認識它的幾乎都會認識到我…),又剛好認識我堂哥,不然我可能會無聊到發慌。
     說到我堂哥,他在國小的時候可是超有名氣的,是當時全縣國小最強的籃球校隊主力隊員之一,曾經當過隊長(不過我一直很疑惑隊長到底是掛好看的還是真有權力),當時的籃球隊只要出去比賽幾乎都拿冠軍,不過…在我們下面那幾屆的學弟們可就沒那麼強了,我堂哥說了一句:「他們還要練很久的…」。
     我堂哥一直到現在還滿喜歡打籃球的,就算曾經受過很多傷,但只要能拿起球,他就會繼續打下去,我想…可能到老都還很喜歡打吧。
     嘿嘿,身為堂弟的我也是會打籃球的!都是我跟他在我奶奶家被磨出來的,只不過…我跟他實在是差超多的…沒差,反正我抄球超強啦~哈哈!
   
    在剛開學的幾個星期裡,我看見甚麼叫認真,但是請仔細看我前面打的,沒錯!就幾個禮拜,沒辦法啊,大家混熟了就會開始東扯西扯、東南西北的亂哈拉,接著就開始吵啦~這時候就成了學生的標準描寫:「上課一條蟲下課一條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到了預定地點,看看時間,比約定時間還早了一個小時「應該是在這裡吧」說完便朝著玻璃大門前進。
    這裡是時代大道,就是那間有摩天輪的那間百貨公司,說真的,不常逛百貨公司的我還真不會跑到這裡來晃…因為想買的東西都好貴,倒不如拿去買咖啡還比較實際一點!
    走著走著,找到了約定的那間咖啡廳,推開門走進去裡面。
  「噹噹!」
  「歡迎光臨!先生,一位嗎?」一位女服務生上前招待。
  「不,等等還有另一位,所以兩位。」
  「好的,裡面請。」

    我點了一杯義式黑咖啡跟一塊幕斯蛋糕,細細品味。

   「噹噹!」門上的鈴響了,我抬頭看見…熟悉的背影,熟悉的輪廓…
   「那是…怎麼可能?!都那麼久了,她來找我有甚麼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