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主義《話五:事發‧01》

補習班動作很快,昨天報名,今天你就可以進去上課,而且不管教室有多麼的擠,他們一樣能夠騰出個地方讓你的屁股塞進去。

 

第一天到補習班上課,補習班的班導師很熱情的帶他到一個顯然是硬擠擠出來的位置,因為整張長條形的桌子只有兩張椅子,前面幾排的桌子都大概四張左右。

 

「不過,這張桌子很快就會變成跟前面幾排一樣的情形了吧。」柏誠心想。

 

四周,小小的窗戶、幾近密閉的空間讓人有種快窒息的感覺。

不過具有除濕作用的空調稍稍改善了這樣的感覺,至少,不會讓人發狂。

但是嘈雜的交談聲迴盪在教室裡,還是讓柏誠感到頭脹脹的。

 

 

前門打開,一位有點禿頭的男人走了進來,手裡拿著一本書,應該是教這科目的老師。

不過台下的學生顯然沒有感覺到老師已經進來,仍然繼續聊著天、玩著電玩,直到台上老師輕咳了幾聲之後。

 

 

開始上課。

 

 

剛開始的幾分鐘,學生們看起來都「很認真」的在聽講,手上的筆快速在筆記本上畫上線條,同時也不斷的交換著各種顏色,很快的,筆記本就變得五彩繽紛。雖然有人還是堅持用最正統的藍或黑。

但細小的聲音開始出現,紙條開始在桌子之間傳遞。

音量逐漸加大,嗡嗡的回音慢慢出現。

 

這時,台上的那位禿頭先生講了個黃色笑話,讓全場更是歡樂無比。

 

笑完了,全場安靜了一會之後,嗡嗡聲又出現了。

但台上的老師似乎無意管理,認真的學生也只是盯著黑板、聽著講解,不停的抄筆記。

 

 

「歡樂的氣氛是很好,但是也要管管學生吧?」柏誠心裡幹罵著,但他還是抄著已經不需要再抄的筆記。

 

我一直沒有提到柏誠的學校,是的,他是畢業了,但他並沒有去考取任何一間大學,不是不進修,而是他早已拿到博士的學位了。

年僅23歲的他,就已拿下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電機博士學位,成為了史上第一位最年輕的留美博士學生。

這些事蹟還是改天再說吧。

 

先來說一下柏誠的那間特殊學校。

那是一間以人本教育為主的學校,類似大學,你可以自由的挑選你想要上的科目,並且能選擇去上課的時間,除了學費上較貴了一些。

沒有曠課、遲到等等的紀錄來扣分;也沒有嚴厲的校規來管制學生。

有的是許多普通學校學生所冀望的自由。

但,沒有人翹過課,也沒有人曠課,也沒有人做出違反重大規定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如此自由的學習環境下,上課秩序也是出奇的好。

沒人在課堂聊天或傳紙條,更不會出現漫畫與電玩。

在這樣的環境下,人才輩出,四個大字就成為了這學校的最佳代言。  

新的一話出來了,有點久啊…… 

最後還是要說一下, 

 88水災,應屬父親的日子的那天,

各位救災的同胞,辛苦了。

升學主義《話四:東窗‧02》

 「你好,同學,需要什麼嗎?」

柏誠剛踏進補習班的大門,就聽見服務台小姐那輕柔的聲音傳了過來。

「ㄜ…….我是要來補習的。」柏誠。

「好,請等一下。」服務台小姐迅速的操作著電腦「請問你的名字、就讀學校、年級以及科系或類別是?」

「林柏誠,至正高工,二年級。」柏誠頓了一下「電子科。」

一陣鍵盤敲擊聲。

「再來請填寫一下這份表單。」

 

姓名、出生年月日、性別、身分證字號、住址、E-mail信箱、家裡電話、行動電話、監護人連絡電話……

「這麼多要填?龍崎跟我說隨便填填就好……」柏誠想著,然後從口袋裡翻出一些證件,有身分證、駕照、行照……這些都是龍崎事先準備好的。

 

「對了,他們一定會叫你寫個人資料…..」渡拿著幾張像是證件的東西給柏誠「你就隨便填填吧!」。

 

「好,柏誠同學,請問你是要補單科或是補全科呢?單科一個月3000元,一整學期13000。」

一個月3000?這麼誇張…..「那全科呢?」柏誠問。

 

「全科,依你學校所教的主要科目來看……」服務台小姐快速的操作著電腦,然後把螢幕轉了90度,然後開始跟柏誠講解「這些科目加一加價錢為45000。」

服務台小姐停頓了一下,然後問「你有比較弱的科目嗎?」

「全科補,我的每一科都很弱。」柏誠給服務台小姐一個微笑。

「好的,請您稍等一下。」

又是一陣敲擊聲,然後就是列印機的聲音。

「來,這是繳費單,除了指定銀行之外、便利超商也可以繳納,繳完之後請把這一張交給我,然後……」服務台小姐向柏誠解釋繳費流程,最後給他一個袋子。

「謝謝。」輕柔的女聲。

 

 

 

 

 

 

 

「袋子裡面是甚麼呢?」走在南部出了名的補習街上,柏誠翻著帶子。

袋子裡面有一張補習證、一張寫有教室編號的紙,還有一大張的繳費單。

柏誠先到附近的銀行插入龍崎給的提款卡,然後領出50,000元。

這也是龍崎事先就給柏誠的東西之一。

 

龍崎拿出一張卡片跟一張白紙「這張提款卡裡面的錢任你使用,但是一天最多提10萬,一個月內最多是100萬,也就是說,你的薪水是一個月100萬,而且你不需要繳任何稅金。還有,千萬別捲款逃脫喔!哈哈!」龍崎把東西推給還在恍惚狀態的柏誠。

 

繳完了錢,明天就要到補習班去報到,想到這裡柏誠感到不習慣,雖然是晚上才需要去……

——————————–
補遺。離上篇有點久 XD

升學主義《話四:東窗‧01》

「司令官,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史東問。

離開了夜店,這時候的他們在一間小茶吧,中國風的裝潢,極具典雅風味。

「嘖,還不是因為放你們假,我也想說放鬆一下,所以就到那間夜店去養養眼睛,誰知道你們會惹出事情來啊!」

「誰叫史東要把啤酒罐當拋繡球一樣亂丟?」英傑竊笑。

「你…你…你…」

「我…我…我怎樣啊?」

「好了好了,你們別再爭了,來喝杯茶吧!」茶店的老闆娘把上等茶拿出來招待史東、英傑還有司令官。

「那我就不客氣囉!」英傑第一個拿起來喝。

「老闆娘阿,你這邊賣的東西跟裝潢還真搭調啊!」史東輕綴了一口茶「好茶!」。

「小哥,你講過好多次了呢…」老闆娘笑笑。

「是…嗎?哈哈哈,原來我說過了…」史東尷尬的笑笑。

這間茶店的老闆與司令官是舊識,所以他們偶爾也會來這裡泡茶聊天,而且這裡閒雜人等較少,較不會惹是生非。

「說吧,司令官,不,我在這裡應該可以直接叫您的名字吧?」史東轉頭看像司令官。

平時,司令官總是帶著一頂帽子,且刻意遮住眼睛的部分,所以沒有人看過他的臉到底是甚麼樣子,除了史東以及英傑。

「嗯,都老朋友了還這麼客氣做甚麼?」司令官拿下帽子,一條疤痕劃過雙眼與鼻梁之間,一半的臉呈現紅色的血色,另一半則

是正常顏色。

「這麼多年了,那些疤還是在阿…國鷹。」老闆娘憐愛的說。

「那可是充滿榮耀跟回憶的的傷呢!」英傑。

「我寧可不要那些回憶…」國鷹。

「唉…都過去了,別提了別提了」史東揮揮手「國鷹,可以開始了。」

「大 約是在幾個月前,南部有一間補習班新進了一位學生,看他的資料,這位學生應該是二十出頭的一位重考生,不過,他上哪間學校我也不太清楚,因為補習班那邊竟 然沒有辦法查到他是在哪一間學校上課的,而因為他是個重考生,所以老師之間也不放心思在他身上,而事情也是從他身上發現的…」國鷹露出懊悔的表情。

沒有人插嘴,也沒人想插嘴,因為他們在等。

在等著,驚人的下文。

現在我們把時間轉到數個月前的早上。

台灣高雄的某間公寓一樓住家。

方形的桌上,放了一杯黑咖啡和一盤小蛋糕,旁邊還有一份剛剛送到的報紙。

一個男人端起了咖啡,攤開了報紙,細細品味著這個早晨難得的清閒。

「鈴~鈴~鈴~」電話鈴響。

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後,男人接起話筒。

「喂,是我,龍崎。」電話那頭一個聲音有點低沉的男聲傳來。

「龍崎?漫畫Death Note裡面的那個龍崎?」

「之前見過面的,你忘了也無仿,我沒忘了你就行了。」電話那頭的聲音頓了一下「柏誠,是嗎?」

這頭的男人微微驚慌,沒有回話。

「哈!」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笑聲「嚇到了?抱歉抱歉,我知道這很突然,但這件事情一定要有你的幫忙。」

「什麼事一定要我呢?」

「這樣吧,三天後,下午四點三十分,你到路口的那間Seven,會有專車接你到我這邊。」

接我?詐騙集團?不可能不可能…….

「我知道你怕我是詐騙集團,當然,協助我也是有薪水可以拿的,而我也知道你目前沒有工作,但你之前的收入已經夠你用好一

陣子了,我這點小錢應該不算甚麼吧?」

「恩……」柏誠猶豫。

「沒關係,你有三天可以慢慢考慮,而我派過去的司機會在那裡等你至少20分鐘。」

「可是……」他知道我的長相?我到底甚麼時候遇見他的?

「你不知道怎麼認識我的,對吧?」

「恩……」他能猜到我在想甚麼?

「你來的時候我會再跟你解釋。」語畢,電話傳來一陣嘟嘟聲。

三天後。

柏誠帶著忐忑的心,走在前往那間Seven的路上,不時的低頭看手錶,現在手錶顯示的時間是「16:25」,再五分鐘,那個自稱為龍崎的人便會派人來接他。

「希望不是詐騙集團。」柏誠祈禱著。

一輛黑色的轎車,車頭插著倒Y字形符號,車門敞開著,這時,駕駛座的門開了。

從駕駛座裡出來一位穿著筆挺西裝的白髮男人,用一種平淡的音調與蒼老的聲音說「我想,你就是柏誠吧。」

柏誠用帶點警戒的眼神打量著眼前的這位白髮男人「是,我就是柏誠。」

「初次見面,你好。我是龍崎的管家,渡。」

「渡?好像聽過這名字……莫非是……」柏誠想著,臉上帶著疑惑與些微的驚訝。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這都是那兩位日本漫畫家把我們搞得太虛幻了。」白髮男人笑笑。

柏誠訝異的看著眼前這位自稱渡的男人,跟漫畫裡面的那個渡幾乎是一模一樣,他沒想到真的有這些謎樣的人物。

渡先看看錶,然後用一貫的職業口吻與動作示意他上車。

坐在豪華的車上,柏誠顯得有些坐立難安,不過,因為如此的豪華,所以讓柏誠放鬆了些,也讓他稍微的相信這不是詐騙集團,但是……龍崎找他到底要做甚麼呢?

柏誠就這樣一值思考著這些重複的問題直到……

「我們到了。」渡幫沉思中的柏誠開了車門。

「恩?這麼快?!」柏誠。

下了車,只見一棟約有20層樓的玻璃帷幕大樓聳立在他的眼前,他不禁讚嘆這棟建築物的主人是多麼的有錢。

「這邊請。」渡出聲讓已經呆滯的柏誠猛然回頭。

只見渡所指的方向有另一幢更為華麗的建築物,但那種華麗是讓人覺得很有現代科技感的華麗,像是科幻電影一般。

柏誠環顧四面,發現都是這類型的建築物,簡直像是置身在電影中一樣「台灣有這種地方?我怎麼都不曉得……」。

「這裡,是台灣沒有錯,但是並非真正的位於台灣。」渡。

柏誠回望,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渡,而渡只是笑笑的望著他。

進到寬敞的大樓大廳,明亮的燈光,大樓理許許多多穿著正式西裝、帶著墨鏡、耳朵裡似乎還有耳機的人走來走去。

「稀罕啊!渡。」一名西裝筆挺、身材中等、長相清秀的男人穿過人群,過來打招呼「這邊這位是……」

「早,玥影,這位是柏誠,龍崎要找的神祕少年。」

「玥影?他跟夜神月有關係嗎?」柏誠心想。

「喔?你就是柏誠啊!真是失禮啦。」玥影對著柏誠笑笑。

「喔,不…..沒關係的……」

「我嚇到你了嗎?還是因為我的名字不在漫畫裡呢?」然後玥影就豪邁的大笑起來。

「ㄜ……」柏誠。

「兩位,請往這裡走。」渡突然的出聲,讓柏誠嚇了一跳。

「走吧,你也累了吧,先上去找龍崎順便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玥影似乎在沉思著甚麼,柏誠似乎聽到他喃喃的說著甚麼。

累?玥影不說這話,柏誠還真沒感覺到自己已經累得快睡著了,柏誠感到非常的詫異,明明從出發到這邊沒有多久啊。

「疑惑嗎?等一下讓那個瘋子龍崎解釋給你聽好了。」進到電梯裡時,玥影這樣說。

「叮」25樓,門打開。

升學主義《話三:機密》

「根據統計資料,全台的補習班數目已超過千家,補習人數年年高昇,而補習的年齡層也有逐漸下降的趨勢……」一位男人正在一間陰暗的小房間裡作簡報。

這裡大約有10來位男性,他們坐在一張半圓形的桌子,而報告的男人則站在半圓形桌子的開口處。

「……以上,是這次的統計資料,報告完畢!」男人行了一鞠躬。

「恩,辛苦你了。」坐在中間的男人開口。

「看來,離我們的計畫目標越來越接近了呢,恭喜執行長。」一位男子起身想坐在中間的那位男人敬禮。

「恭喜執行長!」「恭喜執行長!」「恭喜執行長!」…其他男人也站起來向這位他們的執行長致敬。

「喂!你們造反啦!?」門口傳來一個洪亮且帶有威嚴的聲音「我是怎麼教你們的?在還沒有真正成功前,是不得鬆懈的!真搞不懂我要你們這些人做甚麼!」

「司令官好!」全部的人帶著一臉的錯愕轉過來向這位突然出現男人行90度的禮。

「不用那麼多禮。」他厭惡的揮揮手,逕自拿起資料開始翻閱「恩…成績還算不錯,既然這樣的話,那今天大家就放鬆一下吧!」一句令人錯愕的話。

「嗄?」

「嗄甚麼嗄?放你們一天的假,後天再繼續工作這樣不好?不要?就準備收拾你的東西吧!」

「是!」

他們永遠也搞不清楚這位上司的心裡到底在想些甚麼,每次的答案總是充滿…錯愕。

「史東,你來一下。」司令官叫住那位執行長。

史東一臉驚恐的轉向司令官「長…長官?」

「別怕,我不會炒你魷魚的,你看我人這麼好。」司令官帶著有點邪惡的笑臉。

好?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執行長這個位置已經被換過多少人了?5個耶!

「別再用那個臉看我了」司令官露出困惑的表情「你真的比前幾個人帶的要好得太多太多了,所以,我決定再給你一個任務」

任務?我都忙不完了,還要派給我任務?

「別皺眉,聽我說完,根據我的情報指出,南部有間補習班出了一些狀況」

「我知道…今天的報告有說到……」史東想到稍早的一份報告說到某間補習班的人數有減少的趨向「不過那是因為附近有另一間更大的補習班,並不影響我們的計畫……」

「不要插話!」司令官厲聲「你聽我說完,這跟你的那份報告不一樣!」

「啊?難道有更糟糕的?」史東嚇了一跳,報告並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事了啊。

「那當然!」司令官大笑「不然我怎麼當司令官呢?你先去玩玩吧,後天再給你詳細的資料。」

「ㄜ…你不是說很糟糕嗎?怎麼不趕快處理?」史東永遠猜不透這位長官到底在想甚麼。

「是很糟糕,但是目前分析的結果是短期內不會有重大的影響,所以晚個幾天再處理也沒關係,你也該好好犒賞自己了,忙了這麼久,跟大夥去玩吧!」司令官刻意加重了「短期」這兩個字。

「恩…好……」史東感到錯愕。

「記住,這是極高機密,不准洩漏出去,包括你的團隊。」司令官在史東拿起公事包時,在他耳邊輕聲說。

「!」又是一個大大的驚訝。

「哈哈哈!」司令官拍拍史東的肩膀後就走出房間,留下一臉驚愕的史東。

走出辦公大樓後,史東抬頭看看久違的天空…雖然是晚上。

「他們應該都在那邊了吧。」史東開著自己的車,就直接開到假日或休息時常去的那家夜店。

「史東,剛剛司令官找你做甚麼?」史東的好友兼團友拿了瓶啤酒過來。

「沒甚麼,就是誇獎我而已。」說完,史東一口氣把啤酒給灌完,因為灌的太急,被嗆了一下。

「被誇獎也是應該的。」史東看到這個不尋常的動作「不過你看起來很煩呢。」

「甚麼事都瞞不過你呢!英傑老友。」史東把空的啤酒瓶壓扁,洩恨似的丟往一個女人。

「嘿嘿。」英傑看著那個莫名其妙被史東怒氣牽拖到的女人,然後嘴巴越張越大…「幹!你的罐子好像打到流氓了…….」

「真假?他應該不知道是我吧……」史東看過去,那惡霸正好順著那女人所指的方向狠狠的瞪了過來。

「幹您老師哩…拿罐子丟老子?操你媽的幹!你眼睛是長在哪裡啊你!」惡霸大吼,酒吧所有人都轉了過來「兄弟們!傢伙抄出來!我們來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們。」

「幹!」「幹!」史東跟異口同聲的大喊,接著就是一陣狂奔。

「靠!你甚麼不惹,給我惹到一群混混。」英傑轉頭看到後面的追兵緊咬不放,然後從身上翻出兩支手槍,一支拋給史東。

「我怎麼知道阿?」史東埋怨,接過手槍,卻感覺比一般的槍來的輕「你怎麼會帶著這個?」

「說來話長,可以用就是了」英傑有些疑惑的看著史東「你會用槍吧?」

「廢話!」史東有些生氣。

「啊!對吼,我以前好像還跟你出過暗殺任務…不過…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早就不幹了。」

「洗手不幹了,不過我們現在變成用頭腦……」

「幹!你們是看不起我們嗎?快被殺了還有時間聊天?」混混開始亂吼。

「…」史東跟英傑莞爾。

「算了,先找掩護,然後跟以前一樣,我數到三,出來斃了他們!」一顆子彈打到英傑旁邊的垃圾桶。

「OK!我想我的槍法應該沒有退步。」

他們跳到一輛箱型車後面。

「鏘!鏘!鏘!」幾顆子彈打到車門發出響亮的聲音。

「準備好了沒?」

「OK!」史東大喊。

「一!」

「拿大的出來!」流氓頭頭發號施令「今天老子很不爽,一定要給他們好看!」

機槍聲響起,子彈瘋狂的打在車身上。

「二!」猛烈的攻擊,車子開始起火,燃燒。

「三!」兩個黑影出現在冒火的汽車兩旁。

「看到他們了!」一個小混混喊。

手槍舉起,

「喀!」

子彈,飛出。

「碰!」第一聲槍響,一個拿著西瓜刀的男人倒下。

「碰!」第二響,兩支烏茲衝鋒槍在空中旋轉。

「碰!碰!」雙響,武士刀與開山刀同時插在地上。

霎時,槍聲此起彼落。

然而,這原本應該只是單調的砲火聲,可是在這個時候聽起來卻像是一曲極具震撼力的音樂。

「幹!拿槍的是在…在……幹……..嘛…………」撲通,倒下。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夜店裡的客人全都嚇到了…這兩個黑影…這震撼的槍聲…讓他們產生了恐懼…他們此時腦海裡想到的是沉寂多年的…殺手雙人組—-「樂章」。

一聲槍響,代表著死亡的音符,當他們兩人一齊出現之時,槍在他們手中就成了樂器,有節奏,有旋律,這就是令許多人聞之色變的殺手團體–「樂章」。

「幹!你們在做甚麼?還不趕快做了他們!」

「可是老大….」小混混們開始害怕。

「我知道你們在想甚麼!但,沒有可…」語音未落就聽到「碰!」一聲,倒下。

史東跟英傑不知道何時已經到了他們面前。

「嘖嘖嘖,這樣也叫做老大?把別人的命當甚麼了阿?」史東槍指著那個惡霸的頭說。

「不要啊~我們保證不敢再犯了!!」「是啊是阿,放了我們吧…」混混們都嚇到腿軟,紛紛下跪求饒命。

「唉…他們不會死的,我們用的是麻醉彈,快走吧你們!」英傑搔搔頭。

「等你們老大醒來,幫我跟他說聲抱歉啊!」史東把一疊鈔票塞進那個老大的口袋裡。

「我們會的…」然後,混混們把躺在地上的弟兄一架走,離去。

「算你們運氣好…」史東看著他們的背影,嘆氣,然後帶著遺憾的眼神望向英傑「你怎不帶真槍啊?難怪我一直覺得怪怪的…這次的演奏會不好聽…」

「因為…某些情況下麻醉槍是個好東西…」英傑若有所思的說。

「喔?」史東竊笑。

「唉,笑甚麼啊?你要不要一把?」

「我都用粉…快又乾淨…」

「…」

「咳…這裡怎麼搞得跟大戰沒兩樣啊?」一個男人從他們剛剛的那間夜店走出來「還是沒變呢…我該叫你們甚麼?樂章?」

「不…我們不是甚麼樂章………」史東轉過頭去看著那個走出來的男人,他感到他的下巴開始脫離…

「司…司…司令官?!」史東跟英傑的同時瞪大眼睛。

「正是。」男人對著史東跟英傑微笑。

升學主義《話二:柏誠》

今天補習班來了一位新的學生,一臉書呆子的感覺。

開了門還不趕快進來,停在那邊不知道在想什麼,冷氣都快跑光了…然後,他掃了教室一圈之後,露出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我想,一定是看到了有人在看X片吧!

哈!跟我剛進來的時候一樣,我也是受到了驚嚇,不過沒他那麼蠢就是了。

還記得,我第一次來時,林老師帶我進來這間教室的時候,沒有那麼吵,後來才知道,原來林老師先進來的目的是為了讓他們安靜一點,不然他們會收不到學生。

然而,我很快就習慣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很多人的團體裡,很快就會成為大家所推選的隊長、組長甚至是班長,統稱,領導。

從我以前就是這樣了,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所以,我在這裡很快的也就成為了大家的領導,我一聲「安靜」他們會安靜下來,雖然維持不久,畢竟這裡不是學校也不是任何團體,而是眾多學生的集中地而已。

但,還是有人願意跟著我。

啊!我想起很久以前,應該是在國小2年級時,我媽媽帶我去算過命。

「你兒子有一種君王特有的素質,具有超群的領導統一能力,歷代君王都有你兒子的這種命宮,你看這個紋…」老算命仙邊指著我的手、我的臉,口沫橫飛的講一堆奇怪的名詞。

我是聽不太懂,但我媽媽的嘴好像沒有合起來過。

而在那個算命仙說到我將來可能當上總統或是某政黨的黨魁的時候,我媽媽卻很乾脆的張著口暈倒。

因為媽媽她不希望我將來涉及政治。

 

 

 

 

 

 

 

「政治,是一個黑洞,千萬別去碰,碰了,你就別想再出來了。」爸爸曾經很嚴肅的這樣說。

 

 

 

 

 

 

 

但,我天生就是這樣,沒有甚麼辦法,不過我不會去玩政治的,因為看過一些新聞報導的政治醜聞之後,我就確確實實的相信了爸爸的話,所以我不會去嘗試也不會去碰。

不過我覺得這個特質還滿有用的,因為這讓我交了不少的朋友。

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我能聯絡道的人,除了南極、北極還有太空。

 

 

 

 

 

 

啊!說太遠了,我怎麼會講到這裡來呢?

剛剛說到哪?對了,那個呆呆的男孩好像叫做…奕偉。

下課的時候我去跟他寒暄一下,他似乎很害羞或者說…恐慌?

握個手之後,他就走過去聚在角落那邊的那一群人。

「看來,應該是同學吧。」我看著那群全補習班最安靜的一群。

他們上課的時候不是趴著連上周公Online就是玩手機,偶爾傳傳紙條,這已經是這裡最安靜的動作了。

 

 

 

 

說真的,我待在補習班不是我自願的,只不過是應某人要求而繼續待在裡面罷了,不然我老早就畢業了。

你知道那個亞洲名探「玥影」嗎?我想你應該不知道吧,他的名字很少出現,不過,龍崎總該知道吧?就是《死亡筆記本》裡面的那個龍崎,只不過本人比漫畫好看多了。

聽說他們兩個是搭檔,但他們卻是另一個謎。

 

 

 

 

 

 

 

 

 

一個身分之謎。

不過,這並不重要。

 

 

 

 

 

 

 

 

 

 

至於辦過的案件,他們說那些都是極機密資料,資料完全不存在於任何資訊產品,只因他們不相信電腦與網路防護所號稱的安全性。

「因為所有程式都有漏洞,包括我寫出來的。」玥影笑著跟我說。

他還說,只要是0跟1組成的,不管號稱多安全,還是會被破解的,除非,擁有AI人工智慧。

所以他們所有資料都放在一個極機密的位置存放。

「我的大腦裡也有資料,還是TOP等級的呢!」龍崎指著腦袋說。

「所以,有人要偷資料不就要鋸開你的腦?」我搔搔頭。

「對阿,就曾經有人想鋸開他的腦竊取機密文件呢」玥影仰頭大笑。

忘了說,他們擁有的一切調查與破案資料如果曝光,就有可能使全世界陷入暴動。

 

 

 

 

 

「畢竟,那些都是見不得光的事情,而他們最害怕的光就是…」

「正義。」玥影跟龍崎很有默契的一起對我說。

升學主義《話一:補習班》

「嗶!」

    一位穿著短褲、上半身裸露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電視機前面,手拿遙控器不停的按著,電視機的畫面也一個接一個的跑過去。

    「梁朝尾即將跟劉加零結婚,他們的婚戒….」

    「嗶!」按下遙控器,轉台。

    「本台獨家取得劉加零與梁朝尾的婚禮舉辦地點….」

    「嗶!」按下遙控器,再轉台。

    「有關於政治特別費…」

    「哩勒…怎麼都是這種新聞,沒別的可以報了嗎?」男人皺著眉頭,按下按鍵。

    「嗶!」再轉。

    「哇!真的假的?!」男人瞪大眼睛,大聲驚呼。

    「怎麼啦?」一位婦人從房裡探出頭來。

    「老婆,妳看看這個新聞,大學錄取率竟然到了95%!太不可思議了…」

    「是阿,很不可思議,想想10幾年前考上大學比登天還要難。」婦人走到那中年男子的身邊坐下。

    「我記得,以前一個村子裡如果有一個人考進大學,全村都會幫他慶祝,還把他當神一樣崇拜…時代不同囉~」

    「對了,老公,我們家小偉要不要讓他去補習阿,他說他們班上有很多人都去補習了,聽說成績有變好呢!」

    「不用吧,小偉他不是都排班上前三名嗎?怎還要花錢去補呢?」

    「唉呦,我說老公你真是死腦筋,你沒聽過有病治病沒病當吃補嗎?現在不是講求甚麼多元學習嗎?所以多聽一點課、多花一點時間去讀更多的補充資料阿,這樣才能考到好學校嘛!」婦人用懇求的眼神看著男人。

    「是噢,那你去看看哪間補習班補習班比較好,好的補習班應該會比較補吧?」

    「這個不用擔心,我已經決定好了,你看!」婦人拿出一張補習班的DM。

    「成功…恩,你決定好就好,希望真的能成功考上好學校…」男人若有所思的回答。

    「老公,來去睡吧~明天還有工作要做呢!」女人抓著男人的手,意味深長的一笑。

    男人也笑了,吻了妻子的臉頰。

    關掉電視,男人牽著女人,走進房間,房門發出清脆的「喀!」聲,反鎖。

    放學,走出學校大門的學生們有八成以上都不是往家的方向走而其中又有五成是往補習班的方向走去,奕偉,也是那五成中的其中一人。

    他回想起昨天,爸帶他去補習班報名的時候…

    「王先生,這是您的收據,明天您的兒子就可以開始上課了,課表在這裡。」之後補習班的指導老師親切的帶小偉認識補習班的環境。

    這間補習班總共有3層樓,擁有兩間店面的大小與6間教室,一層2間。

    當他們走到了二樓的一個門上掛著「201」字樣的門前時,補習班導師跟他們說稍等一下後就進到那房間裡去,且很快的關上門。
   
    當王先生與奕偉正疑惑時,門開了,那老師請奕偉與王先生進去。

    這間教室比學校的教室還要狹窄許多,而且裡面的學生人數以約近50人,讓整間教室看起來縮小了許多。

    「這麼多人真的能有效果嗎?」王先生想。

    「王奕偉同學,這裡就是你以後上課的地點,你的座位就在那裏。」補習班老師塞給奕偉一張寫著教室位置與注意事項的紙條,然後指著靠近講台右邊的空位說。

    奕偉點頭。

「對了,我好像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姓林,雙木林,就叫我林老師就好。」補習班老師向即將離去的父子倆說。

    其實,奕偉想去補習的原因是因為他有很要好的同學也在那間補習班補習,他只是想再跟那些平常打成一片的同學繼續再一起玩罷了,如果還有原因,那應該就是他 不想要待在那個爸媽整天囉嗦著「讀好書才能有好  成就」、「努力讀書考上好學校幫家裡省點錢」…等,其實,奕偉在校成績是不錯的,可是他的父母依然覺得不夠好,所以一直壓榨他的時間,而他能喘口氣的 時間可能就只有吃飯與短短的幾小時睡眠。

想著想著,已經走到了補習班的門口。

「補習班阿…真是又愛又恨的地方」奕偉抬頭望望補習班的玻璃大門,苦笑。

進到補習班之後,奕偉很快的就找到紙條上寫的教室位置「201」。

可是當奕偉踏入教室之後,腦中一片暈眩,因為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

交頭接耳、傳紙條、打簡訊玩遊戲的學生到處都是,最誇張的是有人竟然看起X片?!…這令奕偉除了有一種走錯地方的錯覺「這裡是補習班?」他想。

嗡嗡的聲音充滿整間教室,台上的老師看似賣力的教導,但看起來像是一台會說會動的機器人。

似乎跟第一次來看教室時的樣子有些不同,「難道我走錯了嗎?」奕偉想。

關上門,看了看門牌「201」,再低頭看看補習班老師塞給他的紙條,沒有錯。

再次把門打開,揉揉眼睛、捏捏臉頰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後便走到靠近講台右邊的空位,坐下之後,他旁邊的同學轉過來瞥了一下他,又繼續看著他的手機螢幕,玩著堪稱手機遊戲經典之作的貪吃蛇。

奕偉一臉困惑的看著他,嘆了口氣,從書包拿出筆記本與筆,開始記下老師說的重點與解題要訣。

「你會慢慢習慣的。」旁邊的同學像似看透奕偉的心思。

「會吧。」奕偉轉頭笑笑,但那同學並沒有回望他,他仍舊在拼命的吃著小點。

經過約一個小時,休息時間到了。

「你好,我是柏誠,歡迎來到課後天堂。」一位身高約180,壯碩的身體,伸出他大大的手掌。

奕偉疑惑的看著他,但還是跟他禮貌性的握個手,微笑。

然後他看見了他經常在學校的那一些邀他來的夥伴,開心的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