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想不太到題目,只好叫做無題了。想想這題目做為一篇除草文來說似乎再貼切不過。

踏入職場也快半年了,從第一間被壓榨與剝奪的廉價工程師到現在還算過得去又有發揮空間的公司,這中間發生過許多有趣的事情,但也同時理解到台灣的工作環境有多麽的惡劣與不友善。

關於這些,我想還是留待以後再來想篇專文來談談。

其實我沒有想過要上班。以前總想著創業,講著的也是創業,而當開始著手準備時卻發覺現實的無奈與黑暗。在手頭無充足資金與週轉金的情況下,縱使有不少親朋好友願意投資我也不願意貿然的進行創業這件事情。

畢竟,要創的是事業而不是造業。

關於我為什麼不選擇創業這件,貌似也能寫一大篇文章來談談我的想法。

不過現在夜深,了無喧囂的外頭,對著電腦打著這篇文的我並沒有很想為了這些想法而泡一杯咖啡。

晚安。

廢文

許久沒寫寫文章,總覺得撰文能力開始低落許多。

讀技術文件的時間遠大於文學作品,過去常被說是文青的我也因為環境的變換和許多因素讓自己走上了較為理性的道路,同時卻落下了些許的感性。

現下的我在敲打鍵盤之前時常會分神思考其他的事物,不如以往,專心致志的構築出一整篇的文章。

望著過去幾篇短文,真難以想像幾年前的我可以如此容易的將畫面轉換成文字且書寫出來。

或許是時候回到文學或藝術的叢林,拾回過往愛惜的文藝。

五月第二天的深夜,睡不著的我在意識到花了數小時無謂的時間看著 FB 與各種網路資料後打了這篇沒有半點意義的文章。

除個草,早上又得要上工了。

 

我一直深信著,我能為這世界做些什麼來讓他更加的美好。

23 年。

新年那天本來要寫寫新年新希望這樣的老梗,但想想跟生日也才隔上4天,不如一起寫。

今天是我呱呱墜地後的第 23 年。

去年,我從大學畢業,正式揮別了一半的青春歲月,朝著青壯年的人口階層移動。畢業後的我,因為體格因素,不需奉獻一年份的歲月給國家,但我進入了研究所,展開一段不同於大學的學術生活。

23 年的時光,我很快樂,也很幸運,生在這個家。因為 23 年來,我幾乎是跟著我心中的想法在往前進,沒有過多的限制,也沒有人幫我訂定未來的人生方向。我一直走在我所想要走的道路上,從小時的自然科學到現在的資訊科技,幾乎都是我想學習的方向。(不過我事實上討厭研究所的學分制度)

人生到現在,夢想的藍圖已經不再只是藍圖,而是逐步建造的形體。雖然在現實還只是一些建材以及部分的地基,但在我心中卻是逐漸清晰。

要感謝的人太多,但我現在絕對不會想說「那便謝天吧」這樣的話。算是無神論者的我認為上天只是一個精神,而不是實質幫助我的那些人,不過話說回來,幫助我的那些人或許也是上蒼的安排也說不定?雖然我比較相信命運。

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2015的一些願望很簡單,希望我能每週至少發表 5 篇文章,讓整個網站能真正活起來。然後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可以接到更多的案子進來,讓Single.9這名號可以越來越響亮。

最後,還是要特別謝謝我的父母,有他們的支持才有今天的我。

想說的還有很多,但就先到這裡吧。

P.S. Single.9 以雛形設計、開發為主要服務項目,有需要可以連絡我 :)

如此想妳

還記得那是在大二某一堂通識課,當時是我第一次見到妳。

妳並沒有美麗脫俗,卻有著令我難忘的氣息。

妳說妳其實並不是理工科出身,只是恰巧在選填志願時填到了電通系。

我們開始因為作業報告,在臉書上有了聯絡,也交換了彼此的實際聯絡方式。

那時的我,壓抑著自己只是因為想聽見妳的聲音而想打電話給妳的衝動,除了報告的事情之外,我幾乎沒有打過任何多餘的電話給妳,只因我深怕這樣會讓妳感到厭煩。

但,我真的好喜歡妳的聲音。

繼續閱讀 “如此想妳”

逃避現實

一段時間了。

盯著螢幕,玩著遊戲,不想思考該做的、該處理的,只想玩樂,再玩樂…

忘記什麼時候開始的,就只是想要過著不太需要用功,不用想著新東西,只需要一直玩,偶爾努力不要讓自己太墮落,然後維持自己的某些身分這樣就好。

是否從此墮落? 我想沒有。

我只是,想要一段離開現實的時間,可能原因是先前的一些事情導致我如今的態度與感覺。

我不知道,因為這種心理層面的東西,有時候連自己都很難以察覺,唯有當自己在一段時間後發現不對勁之時才會知覺。

啊!

玩樂多麼的輕鬆與愉快,無需太過於操煩與用腦,尤其是與朋友一同之時。

再讓我愉快一段時間吧。

大四

上大四之後,做事情要開始變得更為細膩,想的要更遠更多。

規劃是在做每件事情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之一,不管是簡單的還是繁雜的,有規劃就有希望以及步調。

不過現在的我又處於一種沒什麼動力的狀態,所以我跑去打LOL,從銅牌爬上銀牌,現在目標更釋放到金牌去,對於該做的、應該做的事情實在是提不起勁去做。

帶團隊還是常帶到沒力、沒勁,式我不適合帶團還式合伙人觀念跟我有太大的出入?

以前的我認為不需要管理,但在經過一些事情之後,我卻希望要有一個更有制度的管理模式,否則想做的事情永遠無法做完,也永遠無法去逐步實現與完成。

好希望好希望現在的團隊能夠一起找到合適的團隊經營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