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行政院事件。

你說,我跑到你家砸東西,還要我不要砸你頭。

我說,因為我用靜默並佔領你房間的方式想抗議你的不合理,你都不理我。我只好用再稍微激烈一點的方式,企圖引起你的注意。沒想到你還是不理我,還用力的打我,說我不該使用暴力。

我只是想要你先退回之前你沒告知我,你私下跟另一個人簽訂,然後又不讓我慢慢讀完內容的合約而已。或許先前我的代理人惡質的杯葛不給會議成員審,但整個會議裡面有一半以上都是你的人啊!你還跟威脅他們說:「要是你跑票了,你工作就沒了。」這要怎麼審?

其實,我只是,想要你先退回去,然後讓我們能平等、公開的重新來一次而已。但你卻吱吱嗚嗚的說著與主題無關的論點,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真的只好用這最下之策企圖讓你正視我的問題。

但你還是一樣,不願意跟我好好的談。如果說,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只好讓你看見野蠻的驕傲。

但我多麼希望你再這所有事件之前就先好好的跟我討論啊!


開頭其實是我朋友回我覆的,然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回成這個樣子。

原文:Facebook

逃避現實

一段時間了。

盯著螢幕,玩著遊戲,不想思考該做的、該處理的,只想玩樂,再玩樂…

忘記什麼時候開始的,就只是想要過著不太需要用功,不用想著新東西,只需要一直玩,偶爾努力不要讓自己太墮落,然後維持自己的某些身分這樣就好。

是否從此墮落? 我想沒有。

我只是,想要一段離開現實的時間,可能原因是先前的一些事情導致我如今的態度與感覺。

我不知道,因為這種心理層面的東西,有時候連自己都很難以察覺,唯有當自己在一段時間後發現不對勁之時才會知覺。

啊!

玩樂多麼的輕鬆與愉快,無需太過於操煩與用腦,尤其是與朋友一同之時。

再讓我愉快一段時間吧。

最近的台灣 – 同性戀

同性戀,在我以前也認為這是件奇怪又噁心的事情。時至今日,我已經對此完全改觀。

原因除我身邊真有同性戀的朋友之外,也因為想法的改變而對這個詞、這些人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

以前,我們都被某些人影響,拿著同性戀的詞語去罵著一些人,以為這樣好玩,以為這是一個骯髒至極、不堪入目的字眼,事實卻不然。這個詞,只不過是對於生物心理情感上的名詞,而非一個形容下流或是罵人的代名詞。

這些被稱為同性戀的人,他們與正常人事實上沒有兩樣。他們一樣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一樣過著生活,一樣上著課、上著班,一樣會思考,一樣會犯罪、算計。他們就跟你我相同,只不過他們選擇的愛情伴侶與你或與你認為的自然法則不同罷了。

為什麼你要反對同性戀?只是因為反對而反對?還是說那個「主」其實不愛世人,只則其所好?

我沒有絕對信仰,我的信仰是自天地萬物,其源來自我自身的精神。非絕對無神論者,但自信比起那些信仰宗教流派的些許人來得更為有所信仰。

「愛,絕非在電線桿上貼一字條便可理解與實行,亦非經典中的話語所能解釋之。」

最近的台灣 – Cost Down

最近出的很多事情,都讓台灣自以為的品牌價值在國際間開始低落。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貪。

為了更多的收入,不惜壓低薪資,結果發現這樣做的效益似乎不大,所以開始壓低產品賣價。而這樣收入的速度又會變慢,所以開始壓低產品的成本,用各種方法改變原料配方,使其製造成本大幅降低,並從中牟利之。

這是個惡性循環,因為這些商家就算以這種方法牟了利,帳面上的營收票亮,實際上對於整體經濟價值卻是負面的。因為這些錢,鮮少從財主手上轉移到底層員工,就算有,也不多,因為要Cost down嘛!

這種結果之下就是,人數最多的基層人口沒有足夠的金錢去做娛樂消費,或其他非基本生活以外的支出,所以整體社會經濟便無法得到顯著的提昇。若你說,不是還有有錢人嗎?你想,這些有錢人在怎麼花,也是讓外資公司賺去,對於國內經濟會有提昇嗎?根本沒有,而且這些人的人數不多,且心不在台灣,怎麼可能帶頭提昇台灣的整體品質?

愚蠢至極的Cost down,自以為可以藉此提高收益,如今卻搞得名利皆敗,你們這些口口聲聲說青年們對社會沒貢獻的大人們又對於這個社會貢獻了多少?你們,只是等著我們幫你們收拾這些留下來的爛攤子吧?

大四

上大四之後,做事情要開始變得更為細膩,想的要更遠更多。

規劃是在做每件事情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之一,不管是簡單的還是繁雜的,有規劃就有希望以及步調。

不過現在的我又處於一種沒什麼動力的狀態,所以我跑去打LOL,從銅牌爬上銀牌,現在目標更釋放到金牌去,對於該做的、應該做的事情實在是提不起勁去做。

帶團隊還是常帶到沒力、沒勁,式我不適合帶團還式合伙人觀念跟我有太大的出入?

以前的我認為不需要管理,但在經過一些事情之後,我卻希望要有一個更有制度的管理模式,否則想做的事情永遠無法做完,也永遠無法去逐步實現與完成。

好希望好希望現在的團隊能夠一起找到合適的團隊經營方式。

程式設計師

眼前密密麻麻的文字,一串串的英文與各式符號充斥



洽洽洽喀洽



敲擊著的不是方塊,是夢想實現的可能

一行,一字

帶著我們自豪的想像



我們

走在時代的前方,走在藝術的後方

走在人們的想像之上,走在現實與虛擬之間



洽洽洽喀洽



我們

是夢想的實現者

是未來的創造者

是時代的魔術師



洽洽洽喀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