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行政院事件。

你說,我跑到你家砸東西,還要我不要砸你頭。

我說,因為我用靜默並佔領你房間的方式想抗議你的不合理,你都不理我。我只好用再稍微激烈一點的方式,企圖引起你的注意。沒想到你還是不理我,還用力的打我,說我不該使用暴力。

我只是想要你先退回之前你沒告知我,你私下跟另一個人簽訂,然後又不讓我慢慢讀完內容的合約而已。或許先前我的代理人惡質的杯葛不給會議成員審,但整個會議裡面有一半以上都是你的人啊!你還跟威脅他們說:「要是你跑票了,你工作就沒了。」這要怎麼審?

其實,我只是,想要你先退回去,然後讓我們能平等、公開的重新來一次而已。但你卻吱吱嗚嗚的說著與主題無關的論點,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真的只好用這最下之策企圖讓你正視我的問題。

但你還是一樣,不願意跟我好好的談。如果說,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只好讓你看見野蠻的驕傲。

但我多麼希望你再這所有事件之前就先好好的跟我討論啊!


開頭其實是我朋友回我覆的,然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回成這個樣子。

原文:Faceboo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