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小說(1)

許許多多的情感在一部小說、幾百頁的紙張中流露出來。

    1992年,這是過去也或許是你的過去。
    我出生的印象在我的腦海裡浮現,黑中出現一道裂縫,白。
    我似乎看見手術台上那強烈的白光,1992年的1月,高雄榮民總醫院,我在這裡出生。

    以我自己為主角,這是我的人生小說,無止境。多少辛酸、多少血淚;沒有人知道,我也不願讓人知道。
    上帝禁區,我多年來的夢想,但這是何等的虛幻、何等的遙遠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1998年,進入第一個有老師、有大土地的學校,在這裡我學了更多的歡笑,也學了許多的人生體驗。
一間美麗的學校,綠色的草地、高大的榕樹、不高不矮的校舍(最高5樓)。老師無時無刻拿著一條熱溶膠條,哪個不乖就往哪裡去,所以我的學校無時無刻都有哭聲。

    我不確定我是不是乖乖牌,畢竟我在學校的六年裡也做過許多被寫上連絡簿的事呢。我第一件被老爸打到跪在地上哭、被老師罵到臭頭的事就是從學校頂樓丟小石頭嚇人,別問我為什麼這麼無聊,就只有爽跟好玩兩個字可以形容吧!

    這時就要提提一位同學,他實在是太…不知怎形容,你們看看吧。
    他叫阿全,父親是軍人,算是那時的榮譽軍人之子吧,看老師不爽就跟他對嗆,我記得有一次他被我們導師氣到叫他到隔壁教室去上課,他回來時跟我說:「隔壁老師上課比他好多了,我才不爽這個老師呢!哼!」
    在三年級時,因為那時是每兩年重新編班一次,我跟他還有幾位同學一起被編到了另一個新的環境。
    我記得,三年級的導師很機車,脾氣超級火爆的,而且還是個女的,不只罵人時聲音很尖細,上課時也一樣,你去聽她上課,一定受不了的。
    有天阿全跟我說:「那個章XX超級機車的,我只不過有些事情沒做他就要念掉我整個下課,用她的魔音傳耳,那簡直比被打還痛苦,聽說她以前是護士,那麼兇的護士難怪醫院不留她,哈哈!」我點頭附議。

    你說阿全是我朋友嗎?不,不是我不認為他是朋友,當然他對我還不錯,只是…我不大喜歡他的人跟個性罷了,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外省人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年級,有一位摯友闖進了我的生命,他一定是我認為的天才,彥武,9年後的今天我依然記得他的名字,他是位天才,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他的腦海中總有著許多怪異的思想,他跟我曾經和畫了一本漫畫,不過內容極盡鹹濕,我不多加敘述,因為這不是重點。
    彥武,有著跟愛因斯坦一樣的捲髮,胖胖的身體,有點像我腦中的科學家。他的思想極具怪異但又有那麼點根據性,而且是極具是科學根據性的古怪思考。
    如果他早幾年出生,太陽能熱水器的專利就是他的了,因為他把”黑”能吸熱的想法發揮到淋漓盡致:鐵製的杯子(有蓋),外面覆上黑色的塗料,裝了熱茶能保溫;冷了還能放到太陽底下做加溫的動作呢,不過這只是藍圖,有做出雛形,但是那時選的東西很簡陋,但是有成功!

    他的古怪不只這些,礙於篇幅跟我的手腕,請下回待續。

在〈人生,小說(1)〉中有 3 則留言

  1. 嗨~~<br />
    我來看看你的作品了<br />
    好正點喔!!<br />
    用詞用的真好<br />
    會寫到高中ㄉ嗎<br />
    期待(2)
    版主回覆:(07/25/2008 04:01:34 PM)
    (2)要過一陣子才會打,最近超忙的

  2. 國中我要有戲份噢XDDD
    版主回覆:(07/03/2008 01:57:52 PM)
    那要看我想不想得到詞…
    (丟在草稿裡了 嘿嘿)

  3. 章XX是誰啊?
    版主回覆:(07/04/2008 01:43:03 PM)
    我有交代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