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6

日期:2008.09.26
地點:中華民國高雄縣某個地方
事件:遭受不明人士拆解電腦與製造髒亂

    上了一整天的課,而今天已經夠討厭了,可是當我回到家裡正想打開電腦繼續去修正我的健康報告時,赫然發現我的19吋螢幕消失了,而我的主機也不在了,這些都不打緊,最恨的是(雖然本來就滿髒的,不過我還是有整理阿!)有人胡亂的把垃圾帶裡面的東西通通弄了一地、遊戲光碟被砸爛(可能還有用腳踩過),我還在想是不是小偷跑近來惡搞。後來我經過我的判斷,此事件的主謀可能是我一個台北下來的阿姨或是我爸的臨時起意,總而言之,就是我親人所做的,因為,有哪個小偷會無聊到把垃圾亂倒而不去找錢的嗎?有哪個小偷會只番二樓不翻三樓嗎?沒有嘛!

    叛逆期,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翹家或逃家,因為我不想也不敢。但是這次的事件你們讓我很生氣、很不爽,但是我還是壓抑住了,我很擔心我哪天會像火山一樣爆發,我真的已經壓抑很久了,我之所以越來越不想接近你們,除了我不想跟你們一起出去以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很討厭你們一值在唸、一直囉唆、一直叨擾還有,一直生氣。

    曾經,有人說我的耐壓性很低;曾經,有人說我很會生氣;曾經,我會一直頂嘴、一直用我的方式去抵抗你們的碎碎唸。

    然而現在的我,跟以往不同,再也不是那個被罵就會亂發飆的小朋友;再也不是那個一直頂嘴的小孩,我一直很想跟你們說一些東西,但是我從來感覺不到你們會願意聽我說,我只感覺我說出來很有可能會被你們罵或是讓你們生氣,這是我最不樂見的。

    或許,優柔寡斷正適合用來形容我,因為我對許多事情都是猶豫不決的,但我已經發現了它。

    對了,你們要磨練我的抗壓性也不是這樣吧?我在電腦前面又不是只在玩,我還有報告在裡面呢!

    事實上,我一直在學如何幽默,幽默是很好的潤滑劑,但是你們都不懂我的用心。

    我知道你們很忙,我知道爸爸你接了一堆工作,早上要教書、晚上要工作。我不想讓你這麼累,事實上我很想跟你說,你能不能兩這則一就好呢?我不想讓你有太大的負擔,所以我考了一間公立學校;我不想讓你太勞累,所以我選擇了坐校車;我不想讓你花太多的錢,所以我一直用我自己存的錢吃晚餐….

    很多很多的事情我都不太想直接跟你說我到底為了你想了什麼,因為那會顯的很做作,我一直在等你自己去發現,但是你沒有。你一直說你為了我做了多少事情,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為了你做了哪些呢?

    縱使,我把你給的一個空間弄得一團亂。你說,我是只替自己想的人;你說,我只在乎與關心自己,好多好多的批評我都聽了,我也在改進,但改進總要花點時間吧?發現問題也是需要時間的吧!

    你們曾問我,為什麼我這麼迷電腦,我的答案是,因為我只能在電腦的世界裡找到屬於我的天地。

    曾經,我也很想跟同學朋友們出去玩,但你只用了一種理由就把我擋住了—「擔心」,我知道你很怕我在外面會變成壞小孩,我知道你的擔心是出自一種愛,但你知道嗎?我一直很可望能跟同學們出去打球、玩樂或是跑去唱歌,但你都說不行,而我也跟邀請我的同學說不行,最後,我就只剩下電腦能夠陪伴我玩樂與討論作業了…

    說了這麼多,你們也看不到吧?我的爸媽還有那個台北下來的阿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