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主義《話三:機密》

「根據統計資料,全台的補習班數目已超過千家,補習人數年年高昇,而補習的年齡層也有逐漸下降的趨勢……」一位男人正在一間陰暗的小房間裡作簡報。

這裡大約有10來位男性,他們坐在一張半圓形的桌子,而報告的男人則站在半圓形桌子的開口處。

「……以上,是這次的統計資料,報告完畢!」男人行了一鞠躬。

「恩,辛苦你了。」坐在中間的男人開口。

「看來,離我們的計畫目標越來越接近了呢,恭喜執行長。」一位男子起身想坐在中間的那位男人敬禮。

「恭喜執行長!」「恭喜執行長!」「恭喜執行長!」…其他男人也站起來向這位他們的執行長致敬。

「喂!你們造反啦!?」門口傳來一個洪亮且帶有威嚴的聲音「我是怎麼教你們的?在還沒有真正成功前,是不得鬆懈的!真搞不懂我要你們這些人做甚麼!」

「司令官好!」全部的人帶著一臉的錯愕轉過來向這位突然出現男人行90度的禮。

「不用那麼多禮。」他厭惡的揮揮手,逕自拿起資料開始翻閱「恩…成績還算不錯,既然這樣的話,那今天大家就放鬆一下吧!」一句令人錯愕的話。

「嗄?」

「嗄甚麼嗄?放你們一天的假,後天再繼續工作這樣不好?不要?就準備收拾你的東西吧!」

「是!」

他們永遠也搞不清楚這位上司的心裡到底在想些甚麼,每次的答案總是充滿…錯愕。

「史東,你來一下。」司令官叫住那位執行長。

史東一臉驚恐的轉向司令官「長…長官?」

「別怕,我不會炒你魷魚的,你看我人這麼好。」司令官帶著有點邪惡的笑臉。

好?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執行長這個位置已經被換過多少人了?5個耶!

「別再用那個臉看我了」司令官露出困惑的表情「你真的比前幾個人帶的要好得太多太多了,所以,我決定再給你一個任務」

任務?我都忙不完了,還要派給我任務?

「別皺眉,聽我說完,根據我的情報指出,南部有間補習班出了一些狀況」

「我知道…今天的報告有說到……」史東想到稍早的一份報告說到某間補習班的人數有減少的趨向「不過那是因為附近有另一間更大的補習班,並不影響我們的計畫……」

「不要插話!」司令官厲聲「你聽我說完,這跟你的那份報告不一樣!」

「啊?難道有更糟糕的?」史東嚇了一跳,報告並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事了啊。

「那當然!」司令官大笑「不然我怎麼當司令官呢?你先去玩玩吧,後天再給你詳細的資料。」

「ㄜ…你不是說很糟糕嗎?怎麼不趕快處理?」史東永遠猜不透這位長官到底在想甚麼。

「是很糟糕,但是目前分析的結果是短期內不會有重大的影響,所以晚個幾天再處理也沒關係,你也該好好犒賞自己了,忙了這麼久,跟大夥去玩吧!」司令官刻意加重了「短期」這兩個字。

「恩…好……」史東感到錯愕。

「記住,這是極高機密,不准洩漏出去,包括你的團隊。」司令官在史東拿起公事包時,在他耳邊輕聲說。

「!」又是一個大大的驚訝。

「哈哈哈!」司令官拍拍史東的肩膀後就走出房間,留下一臉驚愕的史東。

走出辦公大樓後,史東抬頭看看久違的天空…雖然是晚上。

「他們應該都在那邊了吧。」史東開著自己的車,就直接開到假日或休息時常去的那家夜店。

「史東,剛剛司令官找你做甚麼?」史東的好友兼團友拿了瓶啤酒過來。

「沒甚麼,就是誇獎我而已。」說完,史東一口氣把啤酒給灌完,因為灌的太急,被嗆了一下。

「被誇獎也是應該的。」史東看到這個不尋常的動作「不過你看起來很煩呢。」

「甚麼事都瞞不過你呢!英傑老友。」史東把空的啤酒瓶壓扁,洩恨似的丟往一個女人。

「嘿嘿。」英傑看著那個莫名其妙被史東怒氣牽拖到的女人,然後嘴巴越張越大…「幹!你的罐子好像打到流氓了…….」

「真假?他應該不知道是我吧……」史東看過去,那惡霸正好順著那女人所指的方向狠狠的瞪了過來。

「幹您老師哩…拿罐子丟老子?操你媽的幹!你眼睛是長在哪裡啊你!」惡霸大吼,酒吧所有人都轉了過來「兄弟們!傢伙抄出來!我們來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們。」

「幹!」「幹!」史東跟異口同聲的大喊,接著就是一陣狂奔。

「靠!你甚麼不惹,給我惹到一群混混。」英傑轉頭看到後面的追兵緊咬不放,然後從身上翻出兩支手槍,一支拋給史東。

「我怎麼知道阿?」史東埋怨,接過手槍,卻感覺比一般的槍來的輕「你怎麼會帶著這個?」

「說來話長,可以用就是了」英傑有些疑惑的看著史東「你會用槍吧?」

「廢話!」史東有些生氣。

「啊!對吼,我以前好像還跟你出過暗殺任務…不過…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早就不幹了。」

「洗手不幹了,不過我們現在變成用頭腦……」

「幹!你們是看不起我們嗎?快被殺了還有時間聊天?」混混開始亂吼。

「…」史東跟英傑莞爾。

「算了,先找掩護,然後跟以前一樣,我數到三,出來斃了他們!」一顆子彈打到英傑旁邊的垃圾桶。

「OK!我想我的槍法應該沒有退步。」

他們跳到一輛箱型車後面。

「鏘!鏘!鏘!」幾顆子彈打到車門發出響亮的聲音。

「準備好了沒?」

「OK!」史東大喊。

「一!」

「拿大的出來!」流氓頭頭發號施令「今天老子很不爽,一定要給他們好看!」

機槍聲響起,子彈瘋狂的打在車身上。

「二!」猛烈的攻擊,車子開始起火,燃燒。

「三!」兩個黑影出現在冒火的汽車兩旁。

「看到他們了!」一個小混混喊。

手槍舉起,

「喀!」

子彈,飛出。

「碰!」第一聲槍響,一個拿著西瓜刀的男人倒下。

「碰!」第二響,兩支烏茲衝鋒槍在空中旋轉。

「碰!碰!」雙響,武士刀與開山刀同時插在地上。

霎時,槍聲此起彼落。

然而,這原本應該只是單調的砲火聲,可是在這個時候聽起來卻像是一曲極具震撼力的音樂。

「幹!拿槍的是在…在……幹……..嘛…………」撲通,倒下。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夜店裡的客人全都嚇到了…這兩個黑影…這震撼的槍聲…讓他們產生了恐懼…他們此時腦海裡想到的是沉寂多年的…殺手雙人組—-「樂章」。

一聲槍響,代表著死亡的音符,當他們兩人一齊出現之時,槍在他們手中就成了樂器,有節奏,有旋律,這就是令許多人聞之色變的殺手團體–「樂章」。

「幹!你們在做甚麼?還不趕快做了他們!」

「可是老大….」小混混們開始害怕。

「我知道你們在想甚麼!但,沒有可…」語音未落就聽到「碰!」一聲,倒下。

史東跟英傑不知道何時已經到了他們面前。

「嘖嘖嘖,這樣也叫做老大?把別人的命當甚麼了阿?」史東槍指著那個惡霸的頭說。

「不要啊~我們保證不敢再犯了!!」「是啊是阿,放了我們吧…」混混們都嚇到腿軟,紛紛下跪求饒命。

「唉…他們不會死的,我們用的是麻醉彈,快走吧你們!」英傑搔搔頭。

「等你們老大醒來,幫我跟他說聲抱歉啊!」史東把一疊鈔票塞進那個老大的口袋裡。

「我們會的…」然後,混混們把躺在地上的弟兄一架走,離去。

「算你們運氣好…」史東看著他們的背影,嘆氣,然後帶著遺憾的眼神望向英傑「你怎不帶真槍啊?難怪我一直覺得怪怪的…這次的演奏會不好聽…」

「因為…某些情況下麻醉槍是個好東西…」英傑若有所思的說。

「喔?」史東竊笑。

「唉,笑甚麼啊?你要不要一把?」

「我都用粉…快又乾淨…」

「…」

「咳…這裡怎麼搞得跟大戰沒兩樣啊?」一個男人從他們剛剛的那間夜店走出來「還是沒變呢…我該叫你們甚麼?樂章?」

「不…我們不是甚麼樂章………」史東轉過頭去看著那個走出來的男人,他感到他的下巴開始脫離…

「司…司…司令官?!」史東跟英傑的同時瞪大眼睛。

「正是。」男人對著史東跟英傑微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