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工系,加油!

不久前,我在FaceBook與噗浪上發表了幾乎一模一樣的狀態:

 我願親赴前線,用我的熱情與各位一同奮鬥,我可以為了一個理想而努力與奮鬥,為了美麗的將來勞累心智,我知道我可以,我知道我一但這樣決定我會有更多時間消失,我知道,這些我都知道。

 只是,我好想要辦活動,我好想要在台上說話,我好想要讓這個系活絡起來。

 別人可以,為什麼我們不行?

 是我們沒能力還是不願意?

現在,我將用這篇網誌將這訊息所要傳達的深入意境繼續的擴展開來。

前一陣子,系上發生了一件很大的事件,至今我還是對於這事件有點憤恨不平,至於詳細的事件在此我就不多說,因為那是個很長的故事。

但也因這個事件,讓我感受到系與系學會強烈的危機,同時也讓我接近完整的了解系學會的內部狀況以及難點,聽完之後以及與現任會長於Skype上的談話讓我深深的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因為整件事情攸關我們所有人大學四年的未來以及權利,我們將有可能失去許多支援,我們將有可能不被信任,我們將有可能喪失許多活動參與的機會。而我們的大學生活也將有可能變成一個只有讀書、專題、競賽、證照的生活還有分崩離析的同學關係,鬆散的情感…

這樣下去的大學生活不是我要的,而我同時也相信,這絕對不是大多數同學想要的大學生活。縱使你在班級裡有屬於你的小圈圈,你的夜生活可能多采多姿,你或許會認為這沒什麼,但四年之後,我相信你一定會覺得似乎這四年內少了點什麼,似乎無關緊要,卻一再地在你心頭上搔癢。

是的,搔癢,我找不出比這更好的形容了。

就如同前面所敘說的一樣,這種連迎新都沒有的大學生活你想要嗎? 

 

 

我的回答是,不想

 

 

一年前,你我都是大學新鮮人。

一年前,你我都是一齊進入樹德科大資工系的資工新人。

或多或少都會對於大學的未來生活有所幢景、嚮往,可能還抱著許多的夢想與天馬行空幻想。

一切於當時所想的美好,現在或許已被一片灰濛濛的消極或低潮思維所覆蓋。

 

試問,你願意讓你的夢想就此沉寂於記憶的角落嗎?

試問,你願意在多年後的將來感到後悔與自責嗎?

我想多數人的答案應是不願意,那麼另一個問題是,你願意重拾你的曾經有的熱情、夢想、幢景,找回一年前的自己嗎?

 

這些時間以來,我一直堅持著我的夢想,我一直有著完成我心中那個夢想的慾望。

或許已經不是慾望了,而是渴望。

我渴望著成功,渴望著踏上國際舞台的那一刻,渴望著在國際的舞台上繼續訴說著我的故事。

渴望完成某件事情的結果就是對於許多事物都有著旺盛的熱情。

而這樣的熱情,縱使曾因為某些不如意而稍稍消逝,但我能夠很快的將熱情找回來,甚至比之前還要來的猛烈許多。

 

有點離題,但我想這些前置作業是必須的。

 

我常在想,「別人可以,為什麼我們不行? 是我們能力不足還是不願意?」

這問題的答案有很多種,或許是能力真的不足,或許是這事情超出我們能力所及,而因為這樣的原因放棄是可以允許的。

不允許的是,我們「明明可以」卻一直不願意去做,一直逃避、不願面對,畏畏縮縮的躲在陰影下,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猛烈的轟擊,成為眾人矢之的靶。

 

慘,寫到這裡其實我已經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

不過我真正想要說的是,「嘗試去做,假設能力許可的話,就去吧!」

 

前幾天,我跟阿哲聊了許久,而那天也是我決定一個重大決定的那天。

那個決定,對於曾經說不想去碰的我來說是個違背,但,我是真的想要讓資工系的大家能享受到更多的福利以及精彩的大學生活,如此而已。

我不是要那個名、那個位置,老實說,我已經有很多事情在進行了,實在不該去接,但我想測試我的能耐,我想知道我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成功的辦起一個活動,我,想學,想了解。

這些原因其實也是我想創社團的原因,除了社團、系會是大學必修課程外,我更想要知道,我到底有沒有那個能力,以及就算沒有,我也要積極的尋找機會訓練我自己,讓我能夠達成那個心目中的我的樣子。

如果你想問,我心目中的我的樣子是什麼樣,我的回答只有一句話:「四年後,你就會知道。」

 

「沒有人願意,那我便去做吧!」

這是我內心一直出現的聲音,而在我確認幾個問題之後,我說:「那就我來吧!」

我將會親自上火線,為了資工系全體同學的福利與權利,為了夢想以及將來,我願意犧牲一些東西來換取這些課堂上學習不到的知識。

我,有信心,打造一個與以往不同的系學會。

希望各位屆時能給我支持與鼓勵。

 

還有,希望各位到時能重拾曾經有過的熱情,讓我們一同努力、一同奮鬥吧!

 

在此先感謝所有願意支持我的老師以及朋友與同學,謝謝。

 

然後,加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