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都不志工了。

剛剛看完了這篇報導之後,我想起很久之前我就對於學校的什麼服務領導課程提出了疑問,不過沒人鳥我就是了。

服務領導課程根本只是個掛名強制你去做那些”志願”去做的事情,包刮做志工、協助一些公益組織做事情等等…

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到某個學校去協助由某基金會所舉辦的義賣園遊會去幫忙宣傳,那邊的志工(或義工)一直以為我們是自發性地前往,這讓我覺得有點羞愧…因為我們根本是被強迫去的!

這樣的方式根本沒有任何意義,為什麼要強迫人去做他不願意去做的事情呢?

更何況這裡是他媽的大學耶!大學耶!大學耶!

不要把大學當作國中小或高中,大學應該是培養人真正學會獨立思考的地方,而不是另一個製造(高普考)考試機器的場所,更不是另一個灌輸知識而不見任何真切實驗的地方。

知道嗎? 在大學的兩年中,我看見的只有學術,卻不見技術。我不懂老師們為何只鼓吹學術的發展,卻忘記了技術乃至於基礎技術的學習與研究。

這是不對的。

就如我以前曾經寫給系上拿去刊登校刊(我不知道有沒有刊上去)的文章內容一樣:

『一年多以前,我來到這間學校的資訊工程系,滿懷著對大學生活的
幢憬與種種。我知道這間學校並不是我理想中的學校,但因一些因素以及
獎學金的誘惑,我選擇了這裡,也開始規劃我的人生追逐我的夢想。雖然
很多時候都是我一個人在奔跑,我找著我需要的資源,我找著我需要的協
助,我找著志同道合的夥伴,我找著屬於我的人生的道路,而這段路途實
在有點艱困。

『資工系在這所學校的成就不比設計學院的許多科系來的高,在資源上
似乎也少得多,不過這並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我們的課程規劃以及師生間
的關係。

『拿資工系必修的 Java課程來舉例,有些教授會問說為什麼 Java 這麼
多人卡在同一個等級這麼久,認為這些卡很久的學生都是懶惰的學生,只
因為他們經常蹺課與缺考,但這是表面,在我私下與這些經常在同一等級
打轉的同學聊過之後,我發現他們不是不願意讀,而是不知道怎麼讀,他
們搞不懂for為什麼要這樣用,不懂while在做什麼,不了解陣列的構造,他
們只知道按著課本做,卻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做程式就會那樣動,他們不了
解的是程式設計的概念,這也難怪只要題目一變動很多人就不會了…
我想,師生間是需要去溝通的,當這樣的問題不斷出現之時,就是需
要檢討以及收集意見的時刻,然後我希望的是,教授們能夠聽聽或者詢問
學生對於這課程的直接意見,而不是透過教學成效問卷去了解,這樣我認
為有點太遲了。

當然,好的老師也是有的,因為我就遇過不少位。而這篇文章我只是
想要去凸顯一些問題這樣而已,希望,未來的資工能夠更棒更好,然後更
希望的是不要為了評鑑而評鑑。

最後,再讓我說聲:「加油!」』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但我想表達的只有一個重點:「基礎。」

正如我現在在閱讀的,李家同教授所寫的書《下一個百年,仍然要從基本做起》的內容核心相同,若我們沒有基礎,要怎麼搞創新與創意呢?

好了,我這鍵盤鬥士就寫到這裡了。我覺得我該把一些曾經寫過的文章,或想法拿去嘗試投稿給報社試試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