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那又怎樣呢? 然後,我又能怎麼樣?

恩?

那又怎樣呢?

然後,我又能怎麼樣?

 

除了無奈之外還是無奈。

 

有時,我會覺得這世界上總會有許許多多的巧合。

 

然而,上面那句話跟主題實際上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但,我又能怎麼樣呢?

 

打都打了,腦裡剛好出現了那句話,我不怎麼想違背剛出生的句子,最多,我會把它留著,哪天想到想要修正的時候再改一改。

 

真的,我不喜歡修改句子,除非我寫錯字了,或者,詞語不通的時候。

 

恩。

 

我現在仍然對數學一知半解,不喜歡背公式、不喜歡現在教導我的這位數學老師。

 

真的,看他非常的……不爽。

 

怎麼個不爽法呢?

就是不爽那幾句甚麼程度好、功課好……之類的話語,真的很不喜歡。

 

因為它可以拿我們是電子科,所以功課應該要很好來當作理由,然後不去理程度較差的學生。

恩……應該要說,會理,但是態度不佳。

 

但他是老師,我又能怎麼樣呢?至少他還沒有向我國中時遇到的那位老師誇張,這只是小CASE罷了,大不了我自學,就這樣。

 

說實在,我的數學真的很差很差……但我總覺得是現在的教育體系不適合我(?)

但,那又怎麼樣?

這裡是台灣,不是北歐、也不是美國。

時間拖到落落長的8節課8個小時。

教育學家都說了,時間長並不等於學習效率會增高。

我們那偉大的華人第一位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是非常認真的實踐他的實驗精神,而我們就是它龐大實驗室裡的白老鼠。

失敗了,他只是下台然後說聲對不起,但……後遺症怎辦?

高中、大學才是人們喜歡的一環。

然而撐起台灣經濟的卻是職業類群……

但,又能怎麼樣呢?

我們,又能怎麼樣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